超级大乐透开奖时间
安慶 縣區 視頻 皖江論壇 圖片新聞 專題 時評 國內 國際 旅游 娛樂 財經 房產 汽車 健康 情感 文教 體育
當前位置:安慶新聞網 > 綜合新聞 > 文化教育 > 正文

“OK老師”畢業第一站:山區支教

  

 

  許銳鋒和孩子們

  1995年出生的許銳鋒是支教隊伍中許多人熟知的“許師兄”。支教期間,他每周上29節課,創下一年上課超1100小時的紀錄。因出色的教學成果,前不久他還為新一批的支教老師分享授課經驗。

  從北京師范大學珠海分校畢業后,有志于基層工作的許銳鋒加入了“希望鄉村教師計劃”,來到家鄉潮州的下寨小學,承擔六年級數學、美術、信息、思想品德課,以及一二年級的音樂和體育課。他依靠自身努力,讓學生們的成績大幅提高。

  下寨小學的硬件設施讓他感到很意外,“居然有可以觸屏的顯示屏和投影儀的多媒體教室”。只是學校只有89人,每個年級一個班,總共7位教師,平均年齡超過50歲,一個都不會用這些設備。許銳鋒是學校少有的年輕面孔。盡管此前沒有支教經歷,但許銳鋒特別喜歡琢磨方法。第一天上課,他就給自己取了個綽號“OK老師”——“我和你們哥哥差不多年齡,在別的老師那不OK的在我這里OK”。

  “OK老師”辦法多

  為了上課鼓勵學生積極發言,許銳鋒還想出了一整套獎懲辦法。“上課每回答一個問題,就獎勵一個小星星。五個星星可以換卡片,集齊卡片到期末就可以換禮物。”而平時做好事、值日清掃衛生,甚至指出作業批改錯誤等,學生也能受到獎勵。但像遲到曠課、打架則會相應扣除獎勵。

  孩子開心之余,成績仍然不可放松。作為畢業班的數學老師,許銳鋒肩上的擔子不小。

  剛開始,他“沒法想象六年級學生的數學差到這種地步。”——“我問他們2乘4等于多少,很多人不知道。然后我問6+8等于多少,有些人報12、17,想半天,沒有幾個答得對”。許銳鋒很快意識到沒法按照統一的方法教學。

  按照許銳鋒第一次摸底考試的評估,學生被分成了3組。每次下課,他都會在黑板上布置三份作業。“不懂九九乘法表的做一份,四五年級知識不懂的做第二份,剩下的人才會安排做當天上課的內容。”他還為此買了三種不同的作業本分發給學生。

  1個學期后,整個班的數學平均分提高了十幾分。第二個學期的第一次月考,他班上的學生再度考得滿分。畢業時,他帶的16名學生有4位考上了縣重點中學,成績和縣重點小學并列第一。

  捍衛學生的尊嚴

  許銳鋒明白,只有讓學校、家長和支教老師形成合力,才能使支教成果最大化。“落后的不是教育環境設備,而是師資、當地思想觀念和文化水平”。

  當地家庭的家長以外出務工為主,學生很多是留守兒童,由爺爺奶奶照顧。

  為此,許銳鋒在課間和學生們聊天了解個人情況,中午和下午飯后,他就去做家訪,“有些家長在外打工,但特別溺愛孩子,給孩子買手機玩游戲;有些學生家徒四壁,吃都吃不飽。不重視教育的情況很普遍。”

  這讓他更全面地思考教學中碰到的問題,因人制宜地引導孩子。有次,一個學生在考完的數學試卷上自己簽了名,怕挨打不敢給家長看。許銳鋒就跟學生約定,“只要提前跟我講,不簽字也可以”。后來,這個學生的成績進步很大,許銳鋒特意用紅筆感嘆號標出來,鼓勵她回去試探下家長的心情,說被老師表揚了,再拿去簽字。“她很開心,但第二天,她在座位上哭著說試卷被爸爸燒掉了,我當時都不知道該說什么好。”許銳鋒有些無奈,“只能慢慢引導吧”。

  新學期伊始,他鼓勵孩子上臺說出自己的新年愿望。“一個孩子想了很久說希望爸媽不要經常吵架。”許銳鋒說,聽到這話忍住沒掉眼淚。

  盡管這個學生也有些劣跡,但許銳鋒一直在想辦法開導。有回他在學校看見家長當著很多老師的面罵她,許銳鋒心里斗爭了好一會,還是忍不住上前交涉,他說:“我小時候也偷過爸媽的錢,偷過東西,我敢承認也敢改。十二三歲的小孩子有什么丟你臉的。”

  每個月,他都鼓勵孩子給他寫信。他說:“我經常想,一年的時間能為學生帶來什么。作為一個老師,已經盡到自己最大的努力。讓學生變得更好,懂得做一個好人,就問心無愧了。”(楊逸男)

責任編輯:四維
看完本篇,您心情如何?
超级大乐透开奖时间